“过尽千帆皆不是,斜晖脉脉水悠悠”是如何白话文解说?

创业热资讯 | 2022年01月13日16:21:06 | 阅读:68 | 评论:0

“过尽千帆皆不是,斜晖脉脉水悠悠”,出自唐代温庭筠的《望江南·梳洗罢》。意思是“成千艘帆船已经过去了,所盼望的人都没有出现,夕阳的余晖脉脉地洒在江面上,江水缓缓的流着”。
梳洗罢,独倚望江楼。过尽千帆皆不是,斜晖脉脉水悠悠。肠断白蘋洲。

鉴赏:
此词写一女子登楼远眺、盼望归人的情景,表现了她从希望到失望以致最后的“肠断”的感情。

这是一首小令,只有二十七个字。起句“梳洗罢”,看似平平,“语不惊人”。但这三个字内容丰富,给读者留了许多想像的余地。这不是一般人早晨起来的洗脸梳头,而是特定的人物(思妇),在特定条件(准备迎接久别的爱人归来)下,一种特定情绪(喜悦和激动)的反映。

“梳洗罢”,隐含着女子盼归的期望,如果不是有这份心情在,她可能就会象温庭筠在他的《菩萨蛮·小山重叠金明灭》词中所说的“懒起画蛾眉,弄妆梳洗迟”了。“女为悦己者容”,这容是为了心上人才有意义的,正因为她期望中丈夫会回来,希望他看到自己的美好容貌,所以她才会认真梳洗。一个“罢”字之后,紧接“独倚”,反映了女子急切的心情――她黎明即起,刚一梳洗完毕就匆匆的赶去江楼了。一个“独”字,不仅说出了她的孤独,隐含着她与心上人的分离,而且也与下面象征分别的“白苹洲”(详解见下)遥相呼应。

“过尽千帆皆不是”,写出了她希望与失望交替的过程。远处每有一船现影,她便引颈长望,心儿随着船的渐行渐近而渐渐紧张,希望也渐渐高涨,可是船到楼头无情地继续前行,当她意识到这并不是她等待的船儿时,她的失望情何以堪!

“斜晖脉脉水悠悠”,已是夕阳西下的时候了,早上满腔的期望都随落日渐渐黯淡。这斜晖尚且脉脉含情,同情女子不幸境遇,为什么她盼望的人却如此薄情寡义,弃她于不顾呢?那悠悠流去的水,是女子心中不尽的柔情,是她一日日逝去的青春年华,不也是她绵绵不绝的愁情么?

“肠断白苹州”,在愁情满怀、斜晖渐去的时候,女子的目光偏偏又遇到了他们当年分手的白苹州,这怎么能叫她不肝肠寸断呢?

词是注重抒情的艺术形式。这首小令,情真意切,生动自然,没有矫饰之态和违心之语。词中出现的楼头、船帆、斜晖、江水、小洲,这些互不相干的客观存在物,思妇的由盼郎归来的喜悦到“肠断白苹洲”的痛苦失望,这些人物感情神态的复杂变化,经过精巧的艺术构思,使之成为浑然一体的艺术形象。把这些景物、人物联系了起来,而且渗透到了景物描绘和人物活动之中,成了有机的艺术整体,使冰冷的楼、帆、水、洲好像有了温度,变得含情脉脉;使分散孤立的风景点,融合成了具有内在逻辑联系的艺术画面;使人物的外在表现和内在的心理活动完美地显示出来。这正是现实生活中的思妇的怨和恨;在这些似乎平静的字句中,跳动着真挚热烈的心。

这首小令,像一幅清丽的山水小轴,画面上的江水没有奔腾不息的波涛,发出的只是一种无可奈何的叹息,连落日的余晖,也缺乏峻刻的寓意,盘旋着一股无名的愁闷和难以排遣的怨恨。还有那临江的楼头,点点的船帆,悠悠的流水,远远的小洲,都惹人遐想和耐人寻味,有着一种美的情趣,一种情景交融的意境。这首小令,看似不动声色,轻描淡写中酝酿着炽热的感情,而且宛转起伏,顿挫有致,于不用力处看出“重笔”。

这首小令,不落俗套,很有特点,情真意切,清丽自然,是别具一格的精品。

“过尽千帆皆不是,斜晖脉脉水悠悠”是如何白话文解说?

本文标题:“过尽千帆皆不是,斜晖脉脉水悠悠”是如何白话文解说?

本文链接:http://www.hfmap.cn/1618.html

温馨提示:本文是作者 admin 的原创文章,转载请注明出处和附带本文链接!

  • 文章

    1497篇

  • 评论

    2998条

  • 用户

    3位

最热文章